中共河南省邓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邓州市监察委主办设为首页 | 加为收藏 | 联系我们
背景:
阅读新闻

红路标

[日期:2017-09-06] 来源:河南省纪委监察厅网站  作者:聂鑫森 [字体: ]
 

     大雨如瀑,城中犯涝。纵横如织的马路,因下水道排泄不畅,变成了一条条溪河,车辆成了慢慢移动的舟船。
     这条马路叫康庄路,一尺余深的水“哗哗”地流着。马路中间或马路边沿处,隔一段就站着一个穿着红衬衫外面套着透明塑料雨衣的老人。猩红色的衬衫,如一团火,闪烁在雨幕里,很醒目。他们口里含着一个铁哨子,“嘟嘟”地吹得清脆有力。手上握着一面小红旗,指挥车辆缓行、绕行或停住。红旗上印着几个金字:“老年义务引路人”。他们站立在一个个下水道的井盖旁边,那些井盖有的裂缝了,有的残破了,有的干脆没有,水流经过时,或变成漩涡,或撞击出浪花。
     从早晨七点到现在,六十五岁的路引平和他的老伙伴们,在冰凉的水里,已站了两个小时。
     路引平站在马路正中间,雨密水雾浓,若是不小心,灾祸说来就来。他脚边的井盖已只有半边了,流水哗哗。
     车辆稀少时,不远处有人喊:“老路,你的腿有老伤,上行人道来歇一歇!”
      路引平说:“不碍事!若是车轮子陷住,交通就乱了。”
      “什么井盖?劣品!”
      路引平大声说:“你自个儿小心,别脚一滑,掉里了。”
      “不会的,我在井口搁了一块废水泥板。”
     退休前,路引平是一家铸造厂的高级技师,风风火火度年华。退休后,儿子儿媳和孙子都去了国外,老俩口成了“留守老人”,闲来无事。住在同一社区的退休老人,在一年前成立了“老年义务领路人”的义工组织,协助管理康庄路的交通秩序,重点是引领上下学的小学生们安全过马路,路引平便高高兴兴地报了名,他喜欢这份不拿任何报酬的工作。这些小学生和他的孙子差不多大,当他牵着他们的手过马路时,就会想起“含饴弄孙”这个成语,心里真的盈满一汪蜜水。
     “小朋友,读书辛苦吗?”
     “不辛苦,爷爷才辛苦。”
     “爷爷怕汽车撞了小朋友哩。”
     “有爷爷领路,汽车让着我们。”
     也许是职业习惯,路引平在巡路时,会下意识地注意那些下水道的铸铁井盖,他惊诧怎么会破损得这么快、换得这么勤?再看破裂的断口,不但结构松软,还带着许多杂质,一看就是“山寨版”,不是正经厂家生产的!马路上的井盖,得是上等质量,否则会导致车毁人亡。天气平和时,似乎无伤大碍,但这几天持续下雨,水漫路面,便危机四伏。路引平建议大伙日夜轮流值班,以防不测,同时给市政府写了封求救信,呼吁尽快解决井盖问题。
     天上又响了一个炸雷,雨似乎憋着劲,下得天昏地暗,马路上水流得更急了。
     路引平忽然发现一个举着伞的中年人,卷着裤管,赤着脚,朝他走来。路引平急促地吹响哨子,用小红旗凌空向下一挥,命令这个人停止前进。中年人带着微笑,依旧前行,并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,表示有话要和他说。
     中年人走到路引平跟前,把伞的一半移过来,亲切地说:“我是市政府的工作人员,谢谢你们不顾年高,站在水里疏导交通,是我们真正的红路标。您是路引平先生吧?”
     “你怎么知道我?”
     “我刚才问过路边的老人,也看过您写给市政府的信。我们的工作没做好,愧对老百姓,可你们站在马路上,太危险了!”
     “不站不行呀,全是些劣质井盖,车轮陷进去,车会侧翻;人掉进去,活的希望渺茫,我们得让车和人绕过井盖。”
     “从这一刻起,我来当义工好不好?您先到行人道上休息一下。”
     “不行。你得先写申请书,经批准才能当义工,不过还是谢谢你。”
     “那就让我和您并排站着,先实习,行吗?”
     “好。”
     一个小时过去了。中年人的衣服,变得湿淋淋的。
     忽然一辆车开过来,一个年轻人下了车,“管市长,您该去主持全市的抗洪救灾会议了,请上车。”
      路引平一愣,看报纸上说新来的市长姓管,想不到就是他。
      “管市长,让你受累了。”
      “我才站一个小时,不累,但深受教育。路先生,您放心,我保证对井盖的事会一查到底。有些人利欲熏心,以高价购买劣品收受贿赂,必须严惩,必须堵死这些漏洞。再见,我还会来的!”
      路引平点点头。待管市长上车后,他响亮地吹出长长的哨音,然后将小红旗平举,再向前使劲一挥,这个动作的旗语是:请前行!祝一路平安!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阅读:
相关新闻      
热门评论
清风邓州
中共邓州市纪委
邓州市监察委
手机直接举报
敬请关注
清风邓州
中共邓州市纪委
邓州市监察委
手机直接举报
敬请关注